2010年3月18日星期四

Where have I been?

我剛過著一個很不安的三月。

三月一開始,便得到老爺病重的消息;短短一年間,
又一個親人患上危疾,不其然對人生又再看化一點,
竟沒有想像中的傷心,卻有很多的無奈;
人,的確如此軟弱。

之後,見BOARD,完成了第一輪,第二輪還未開始;
不是我沒機會,而是那些管理人根本未有共識,
大家根本仍在爭權中,未有定案,又給我多一個無奈!

再看到公司部份不公平的事,既不安,又憤怒。

回想,現在也很好吧,
上司賞識,有自由度,壓力不算太大,回報尚可;
想多賺點錢,可以放心做FREELANCE;
人生苦短,爬得高的好處也不太多吧。

ANSON,仍苦惱她讀學前班的問題;
要一個出生不夠兩年的小人兒讀全日際四年,
我真的捨不得;放棄的話,明年的競爭會更大嗎?機會又怎樣呢?

我想我接近崩潰了。
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