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9月15日星期二

八日之後

一連八天的倫敦巴黎工幹之旅已過,在分享遊歷前,分享一下可憐了ANSON經過....



聽友仔爸爸說我離去的頭兩三天還沒有問題的,
但慢慢地在第四五天開始,ANSON常常說媽媽,連做夢時也說。

到我回港前的週六日,連經常見面的公公和舅父,女麻女麻爺爺也不願跟;
只要爸爸抱,又常常大哭。

星期一中午,公公帶ANSON來機場接媽媽,一見到媽媽ANSON沒有很雀躣,
沒有笑也沒有哭;我伸手抱也未有抗拒;但一直依偎在媽媽懷中,
但不久又滿淚盈眶;繼而大哭要公公抱。

回家後我給由外地帶回來的一個鐵片琴,及其他手信,
之後開始重拾之前的快樂但仍顯得有些不安和恐懼。

這段期間,她可能因失去了安全感而經常咬手指,連手指也弄損了;

一個小孩在沒有媽媽在身邊的時候是多麼難過,
生活就完全缺乏了重要的東西;沒有了安全感,依靠和愛護;
這也正泛起我內心未忘卻的喪母之痛。

亦證明了我一直對ANSON的愛惜和付出是如何的多。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