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5月17日星期日

回來了

2009年5月15日,一個清爽而晴朗的一天,媽咪安眠於大地。

我們不算為她風光大葬,但算十分有體面的。我們一家穿上畢直的西裝,一早九時多便到醫院「迎接」媽咪;一星期多再見她依然是漂亮,化了妝更是。

媽咪十分安詳地睡著,我們以她喜愛的平靜的天主教儀式為她送行,場面雖有少許傷感,但有更多的溫馨及感動;我感到天父及眾天使在喜樂地迎接媽咪。聖堂差不多放滿了親友們致送的花,香氣滿室。加上眾人的歌聲及執事的禱聲,非常舒適。

媽咪的棺木像鋼琴一樣,十分優雅而沒有可怕。

辭靈禮由一端玫瑰經開始,約廿多分鐘結束,最後由爸爸親手把一小束白玫瑰送給媽咪,像當日結婚一樣,有一個完滿的結束。

我雖已強忍,但止不住涙水,尤其在看見媽咪在泥土上,對她有多麼多麼的不捨。

媽咪,我深信您已在天國和天父及眾聖人享受福樂,願您天天喜樂舒暢,亞孟。






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