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4月28日星期二

The hardest time is approaching

我們最不願知道的消息出現了。

今天下午約見了醫生,在大堂等候其間,
一位護士接見了我,原來是紓緩治療的姑娘。

紓緩治療,亦稱寧養,是為晚期癌症病人提供紓緩的心理和生理治療;
也協助他們度過一個平安的靜養期及善終服務。

由上星期三得悉媽媽不能再接受任何醫學治療的那刻,
我知道我真的要有心理準備,當然有放希望在中醫治療上。

紓緩治療的姑娘告訴我媽媽餘下的生命只有以「星期」計算,
因為她的「黃」正代表她的肝功能日漸衰退,
整體健康情況會下滑,之後可能會進入昏迷狀態,才慢慢離開。
聽到後我依然平靜,蹤使腦海中仍充滿很多想法。

直至姑娘問我知否媽咪最記掛是什麼?
答案就是ANSON. ...... 是她的第一個孫,
是她的第一個BB~我~小時候的影子,是她的生存意志,
是她掛在咀邊的寶貝BB,牛角妹妹等。

原來這個也觸動了我的死穴,眼淚開始控制不住...

當我跟姑娘交談完,便到媽咪的病床看她,
醫生也告知她的情況不樂觀;
我強忍十分輕鬆面對,但我看得到媽咪的眼神有些失落,
我跟她說:「我會令您舒服」,其他我真的說不出了。

因我也要帶ANSON去看醫生所以只陪了她十多分鐘。
媽咪第一句也是問及ANSON的情況。

ANSON: 「婆婆,我愛您,您要振作一點,積極面對。
我們肯定天父爸爸會保守您,免您受苦。」
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