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4月11日星期六

人都顛

自從上星期媽咪突然腳腫入醫院,我便沒有一刻停下來。

除了擔心和關注媽媽的病情,及安頓家中大小事務,
也要應付來自親戚不必要的言語壓力。

他們不斷地要我們多加留意,又常常說媽咪的情況有多差,
剩如的日子不多等沒有根據的負面東西,
近日更「每日七電」向我們說教一些妄想出來的道理,
抵毀我的家人,離間我們一家的關係。
把您們的不幸遭遇投射在我家;

您們究竟居心何在呢???
難道我們不比您們緊張?

可以讓我們平平靜靜地陪伴照顧母親嗎?
您們提議我們把母親送到祖母暫住休養,
我們無奈的照辦了,但您們又不斷無中生有。
連我母親也覺得他們麻煩。

(我們到婆婆家探望媽咪,覺得她像孤兒一樣像被遺棄在那裡,
一點也不好受,探訪完一出門口便忍不住哭了)

其實我們現在只有聽從主診醫生的診治,在食療上協助,
不論時間是長是短,我們一家要陪伴媽咪去拼搏,
讓她積極及充滿希望地接受診治。說不定可以漸漸可以康復。

這樣不是比哭哭啼啼只坐在她旁邊束手無策好嗎?
您們還教我們送她到寧養?您們這班所謂姊妹是幫她還是害她?



1 則留言: